俞氏网
News Detail
梅县俞氏两始祖考
Author:俞少华Views:443times

                  梅县俞氏两始祖考

    公元一七四年秋冬,时年35岁的东粤古程乡县俞氏先祖瑞发公(字钟灵)首迁湖南省湘阴县沙田围开基。一年多后,瑞发公正式带家小及侄儿仕柯公、八岁的房侄孙从荣公(文定公孙)定居于湖南省湘阴县沙田围现铁角嘴镇柳江村(俞家岭)。随后本族小密墩上及黄洞房另四位先祖也相继迁来湖南长沙、宁乡、益阳等地落籍。尔后,七公后裔继续向洞庭湖北岸、湖北、安徽迁散,遂形成了当今的南楚俞氏家族。南楚俞氏乾隆年间回粤抄录文定公旧牒后,于咸丰六年始修族谱。到解放前夕止,族谱经过了四次编修,内容极其完备详实。依古人谓始迁祖之四例,南楚自有始迁可知之人。然我族族谱因“虽南楚自有始迁可知之人而遂遗乎在粤之祖乎?”,仍承传了梅县俞氏老谱,奉前明时期由福建宁化石壁村入程乡县的寓程公为始祖而“不遗在粤之祖也”。三百多年过去了,余依先祖之谱牒,用现代之网络,经过两年多的寻找,终于找到了在粤梅县之宗亲。感谢祖宗庇佑,终于让我俞氏一族又可以汇聚一堂了。

   细读湘粤两地族谱,发现新版《梅县俞氏族谱》中的俞氏有两支人,其始祖分别为寓程公和德康公两人,且两位始祖家族关系不明。湘谱则是奉寓程公为始祖,奉德康公为寓程公裔之五世祖。湘谱中,寓程公裔五世祖依文定公老谱顺序为“黄洞房、小密房、扶贵房”,小密房被乾隆年间(1750年)回粤录谱的黄洞房秀芳公确定为小密村墩上一支,没有提到小密中心村一支;新粤谱中,寓程公裔五世祖为“扶贵房、黄洞房、小密房”,顺序有所变化。小密房被道光年间(1834年)小密中心村兴伯公确定为中心村一支,没有提到小密墩上一支。现在的小密村墩上俞氏一族也只承认德康公为始祖,并不承认是寓程公裔之五世。这小密房到底是哪一支?寓程公和德康公两位始祖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这个问题单从两地族谱中已经找不到其它有价值的资料来证实了。在这小小的小密村里,前明时期却来了两位始祖,两支族人同居一地,这是巧合?还是结伴而来?还是后来加入一支?不仅如此,余还发现村里有第三支俞氏的存在,这就是建了俞廖祖屋的绍兴斗门俞氏一支。本人托人查阅绍兴斗门族谱一至七世,没有查到迁梅县小密村的记录。虽然小密村这第三支人现在已经无从查实了, 但我相信这支族人中一定还有人散居于小密俞氏之中。
   小密村里两支俞氏到底是否同宗,有何关系?湘粤两地俞氏族谱到底是那里出了错误?这个问题困扰了我两年。终于,从小密墩上传来的一个家族的传说,也就是“黄俞公”的传说,开启了我的新思维,两位始祖的关系也在我脑海里勾画出轮廓来。下面就以这个家族传说为线索,对梅县俞氏两位始祖的关系作一探讨:
    传说之一:梅县长沙镇小密村(墩上)十九世宗亲在寄来的家族地坟资料一文中提到:“……墩上俞氏祖堂没有族谱记载,回朝复古各世代都是抄录地坟。德康公兄弟(有)多少我们不大清楚,只听老辈说到德康公哥哥德清早年病故,怀孕的妻子随胎孩改嫁扶贵(程江槐岗)姓黄(原文王)。小孩出生后很有发福之像,长大后挂灯笼姓俞,听传不顺。后改姓黄也不顺。以后排子岗大门灯笼一面挂姓黄一面挂姓俞,后代人叫德清公亲骨肉为黄俞公,一直流传到今。……”。

    传说之二:梅县黄洞房(安分堂)《俞氏族谱》(2005年重整理手抄本)记载:“…….康熙五十三年甲子年八月初一,合族酌议,洗骸熏沫,二十七日酉时复葬重修,始勒碑雷太孺人与寓程公合祀同享以展孝思之无穷……定至乾隆年间,事远年甄,族众 人繁,始有与鹤子树下诸兄弟聚会谈旧,排论世族世系,彼曰他有始祖妣雷太孺人而无始祖公,此则曰我有始祖公寓程公而无始祖妣雷太孺人……遥揣其情,二世祖当初原有兄弟二人,各立其志,次子择鹤子树下基址而身焉。(长子远走他乡接人香火)乃有黄氏香火以祀不忘,于是在此安居乐业。而雷太始祖妣六甲随从养,生则奉养,殁则追祀葬于程江梅瑶路侧豹虎哥形山麓,立碑为“大始祖妣雷太孺人墓”字样。因原是俞母传至三世都是姓俞公,后来人口繁衍,原有黄氏香火议改黄氏,几载过去,众又感不吉利,又改复姓黄俞公,以不忘其本也。” 二OO七年梅县合编的《俞氏族谱》也收入了这样记载。(笔者注:康熙五十三年就合祀同享,所以知道二世祖接人香火不应该是乾隆年间,而应该是康熙五十三年前的事了)
    传说之三:梅县程江镇槐岗村黄姓网友(该网友之父对家族资料研究很深)与我聊天谈到:(黄绍X聊天记录如下:)
“扶贵没有俞氏,,,只有还是黄俞氏,,”
“也不叫扶贵了,,,现在是程江镇 ” “现在只有黄姓,没有叫黄俞的,只是过年祭祖的时候横幅上写着黄俞公….”
“我也听老人讲过黄俞公的故事,,,只是跟你写的文章有些不同。。。”
“我也不是很了解,,小时候听的,,,德清公不是病死,,是在惠州剿匪时候战死的,,,留下一子,,被槐岗黄姓收为义子,,,改姓黄,,后代也都姓黄了,只是死了以后墓碑上和祠堂的灵牌上要写黄俞两字。。,,,”
“听讲是俞跟黄是战友。。临死前托孤还是怎么的,,,。”
    (笔者网上搜索:蕉岭有叫黄俞菲的,大埔有叫黄俞嫦的,其他地方也多,比喻黄俞春、黄俞婷、黄俞之、黄俞淳、黄俞龙、黄俞淇等等很多。槐岗复姓黄俞的可能是改姓黄了)
    三地的传说,证明始祖寓程公确实有两个儿子,其一是二世祖,另一就是黄俞公了。只是这三个地方的传说有三个不同的版本。墩上的传说不那么中听,直言始祖妣改嫁。其他两地的传说倒是修饰很好。不管传说怎样,这黄俞公离开俞家进入黄家无非是三种方式中的一种:即因母改嫁带走;自己接人香火带母奉养;父亲临终托孤,被人收养。在这三种方式中,尤以因母改嫁带走可能性最大。因为始祖公从外地来此开基,如果早年病逝,在那耕种技术落后田地产量低下的古代,一个女人带着幼小的两个儿子(也许还有女儿)如何能生存下去?改嫁自然就是迫不得已的最好选择了。如果是接人香火,则只能是长大成人后入赘黄家才有可能。但入赘黄家后,也没有带母奉养的道理。俞家还有兄弟(二世祖),不会供养不起母亲。即便如此,俞母故后也应该葬回俞家居地父亲墓旁,这两地只是相临的两个乡镇,并不是相距很远。临终托孤更不可能。始祖公从石壁远道迁来,正是开基创业的时候,拖家带口,怎么会从军吃粮跑到惠州去剿匪?临终托孤为什么又只托付长子?更幼小的次子怎么反而不托?究竟真相怎样?是墩上实话实说,还是黄洞槐岗两地宗亲关乎到始祖声威而有所修辞?我们不妨再看看几百年前的黄氏族谱(统谱)是怎样记载的:(原文)
    梅州黄氏一至七世祖世编(一世在统谱中为一二七世)
    一世 僚公(嘉应州城内五马坊开基始祖) 字海龙,号良臣,谥文英。妣孙、周氏。生四子,长庆吉,次庆华,三庆荣,四庆寿。公乃景升公次子,生于江西南昌,少年登南宋进示第,官升光禄寺卿,拜为谏议大夫,后授广东琼州知府,诰封朝议大夫。任满回里道经梅州,见山水清奇,遂居于梅州之五马坊水巷口而建业焉。梅州即程乡县,今改为嘉应州…….
    二世 庆吉公 字天祯,号希可,又号庭政。妣古氏、吴氏,生子二,长日新,次日升。公乃海虎公长子,于元朝天历文宗时,晦迹在仕,由浙江宁波府徙居镇平县(今蕉岭)石窟寨背……
    三世 日新公  字愈唯,乃庆吉公长子,元末顺帝时人,明诰封奉政大夫。妣陈、李氏。李妣生三子,长文质,次文焕,三文宝。
日升公妣许氏,子六:文善、文玉、文富、文通、文达、文政
    四世 文质公 讳兴,妣刘、梁氏,共生五子。刘妣生子长伯敬,次伯养;梁妣生三伯朝,四伯朋胡,五伯明。公笃志好学,于明洪武二十年贡举出身授广西南宁府同知……
    五世 伯敬公  字礼,号仲海,妣杨氏刘氏。生四子:宗彝、昭彝、穆彝、贵彝。公官至桂阳府通判,拜中顺大夫,卒葬在梅州西洋堡黄公段乌鸦落洋形……
六世 宗彝公略…… 昭彝公略……
    穆彝公  妣张氏、雷氏,子三:应兴、应隆、应远。公原妣张氏,续配雷氏俞妇,随来一子,公育为己子,雷氏临终时嘱俞子曰:你实为俞家之骨肉,生勿忘黄公之恩德,死勿离俞姓之祖坟。故其后裔称“生黄死俞”,居梅州罗坑排子岗等处,其黄俞之祖名未详,阅谱者当别堪宗。
    七世 应隆公  妣张氏,子三:云从(居大埔石坑)、云辑(居大埔县)、云德(居江西长安)
         应兴公  妣罗氏,子二:云开(居长乐大都)、云章(居广州)
         应远公  妣古氏、杨氏,子三:云大、云中、云上,移居为详。

这黄俞公就是应隆、应兴、应远三公中的一个。族谱没有指明是哪个,分明是不希望俞氏后裔回归俞姓。黄氏六世祖穆彝公原妣张氏不育,才有后来的俞母改嫁。第一个孩子(俞子)出生,穆彝公自然喜欢而“育为己子”。后继续有同母异父两子出生,黄家能不高兴?俞母及俞子在家中地位焉能不高?在黄氏族谱中也能看出黄氏家族内部不希望俞子回归俞姓,用“生黄死俞”的精神枷锁阻止俞子后裔的回归。三兄弟如不是同母所生,在黄家俞子与黄姓两子就难得融为一体,就会出现排挤甚至歧视的情况。如果这样,在后来俞子回归俞姓后,虽不至于搬回原地,至少不会再改成黄姓了。在俞子回归俞姓时,三兄弟都可能改成了俞姓。因为祖父几代为元朝官宦,这在明初改朝换代的时期,用改姓来避祸是很正常的事。“…后来人口繁衍,原有黄氏香火议改黄氏…”似乎就有这意思。不管怎么说,俞母改嫁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无论我们后人怎么不愿直言这一段历史,但为了家族历史的研究和始祖公的考证也必须面对。黄氏族谱不仅验证了墩上传说的正确性,也排除了接人香火、临终托孤的可能性。事实上,如果穆彝公先有了自己的两个亲生儿子,也不至于再娶而承担俞子的抚养义务,更不会招赘或需要外人来接香火。穆彝公的父亲、祖父都是书香官宦,家境自然不差,也不至于还要自己外出当兵吃粮,而与黄俞公生父寓程公成为战友而临终托孤。黄氏统谱的记载虽没有明确注明俞子是遗腹子,但俞母临终嘱咐一事,就可以证明是遗腹子了。因为俞子不是遗腹子,自然会知道生父是谁,也就不会有俞母的临终嘱咐了。从俞母的临终嘱咐可以看出三层意思:一是俞子在黄家出生,俞母到临终时才告诉俞子的亲生父亲是谁。二是俞子如果是接人香火带母奉养,何来俞母临终嘱咐一说?又为何不送俞母回仅隔数里之遥的寓程公坟旁安葬?三是俞子在黄家兄弟中是老大,在家中地位甚高,有家事的决定权。因此俞母嘱咐俞子要为继父养老送终后才能回归俞姓。
   俞母改嫁带走了德清公的遗腹子,那么年幼的儿子(二世祖)是怎么生存下来的?又是怎么从三角地搬到小密村与德康公同居一地的?这只能如墩上传说因为寓程公就是德清公,与德康公是兄弟才可以解释清楚。
    1、德清公去世,其妻改嫁,带走了遗腹子。对俞家来说是个大事件。因为墩上没有修谱,这件事又不便作地坟资料刻碑,于是只有世世代代以口传形式流传下来。该口传真实性强,六百多年来基本没走样,本人现在找到的黄氏族谱的记载证实了墩上口传的正确性。因此。寓程公字号德清,是德康公之兄应无悬念。
    2、寓程公居三角地,德康公为何居小密而没有同居一地?应该是寓程公先找到程乡白土乡三角地迁来该地。因三角地离城近,人口已多,没有占到更多的土地。所以德康公再迁来时就只能在邻近的小密山村找到土地定居。兄弟同时外迁,自然是哥哥为主打头阵。
    3、俞母改嫁,带走的是德清公遗腹子,而没有带走长子(二世祖)。其实,长子这时也不过三、五岁。德清公兄弟自福建宁化石壁来广东梅县开基,除了邻村小密墩上的弟弟德康公外,在当地没有其他亲人。这幼小的二世祖(也许还有女儿)交给谁抚养?只能是由小密墩上的叔叔德康公抚养了。如果不是有叔叔的抚养,俞母改嫁时就只能带走二世祖了。二世祖在父亲去世后,由三角地迁居小密就是伴随叔叔的最好证明。试想:如果德清公与德康公不是兄弟,二世祖不是由叔叔抚养,怎么会离开位置较优越的三角地去小密山村德康公身边定居?德清公留在三角地的住房和土地因离城近人口密集,其价值要比远些的小密山村高很多,不是这种情况,是不会和小密村的他人调换住房和土地的。其实幼小的二世祖也做不了这些。这应该是德康公为了抚养照顾二世祖,将亲人安在身边的无奈之举。同样,如果俞母带走的俞子不是在腹中而是已经出生,德康公也一定会用兄长留下的住房和土地抚养两个侄儿,而不会让其中的一个离开俞氏家族的。“长子远走他乡接人香火的”的传记不符合事实。因为长子成人时,黄氏穆彝公已有两子,不会再要外人接香火,也不会招赘。所谓“接人香火带母奉养”是在用美化的方式记下这一历史事件。用长子而不用次子远走他乡更有利自圆其说。俞母改嫁在黄氏族谱中的详细记载不会有错,已经是历史的铁证了。
    4、文定公修谱留下了寓程公裔与德康公裔是同宗的证据。黄洞房十二世文定公修谱是在十世必端公早期收集家族资料的基础上进行的。十二世之前两族宗亲彼此知道是同宗,因此才有文定公与墩上宗亲合族修谱的约定合同。遗憾的是墩上最终没有参与修谱。湖南黄洞房十五世秀芳公乾隆十五年回粤录谱时在曾祖父文定公修谱遗稿中看到了两族协议合族修谱的合同(见湖南俞氏族谱之录支谱原序)。由于墩上一至七世祖世编中缺失了好几代,正好符合五世分房代数,加上黄洞房十二世之前,知道与墩上同宗而约定合族修谱,文定公谱中又没有小密中心村一支的记录,(后来中心村兴伯公论证才认定与黄洞同宗),所以秀芳公等才把德康公定为寓程公五世之小密房而导致湘谱把一世德康公错成为寓程公之五世。不仅如此,秀芳公还把迁湘的小密墩上瑞发公错定成与迁湘的黄洞任升公同为十三世,而现在的梅县族谱中瑞发公为十二世。如果德康公真是寓程公五世之小密房,那么就只有一个始祖,本是一族也就不应该叫合族修谱了。如果是兄弟,则两位都是始祖,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两族合族修谱。文定公与墩上签定合族修谱的合约,应该是认定了德康公与始祖寓程公是同宗兄弟两族。梅县俞氏十二世前黄洞与墩上两族相临较远而联系甚密,互相信赖亲如兄弟,应该是记得二世祖由德康公抚养成人,两族同宗所致。
    5、墩上德康公裔传说的是德康公兄长故事,自然是直言改嫁而不避讳。但黄洞宗亲和槐岗黄俞公裔就不同,因为都要考虑始祖避讳问题又要留下记忆,自然就只能在记叙方式上加以修饰。与大多数姓氏族谱的攀附风气相比,这点历史的修饰是可以理解的。黄俞公尊母遗嘱回归了俞姓(墩上和黄洞的传说都记载回归了俞姓),所以黄俞公为母立碑自然也就应该是“显妣俞母雷大孺人之墓”(见梅县俞氏族谱十八世锡粼公补序)。
    黄俞公养父穆彝公出生年代确定及俞氏始祖寓程公年代验证。
    确定黄俞公养父穆彝公的出生年代,也是为了验证始祖寓程公出生年代的准确性。本人前年写过一篇《梅县俞氏始祖寓程公迁粤年代考》短文,用主线后九代年数和后代平均每代的年数两种方法反推始祖公年代,认为寓程公出生年代约在1353年到1363年之间。到25岁至30岁迁粤开基,则迁粤年代为1380年前后。以前后误差20年计,则大致确定1360年—1400年左右为开基年代。寓程公与黄俞公继父穆彝公是同时代人,比穆彝公小十多岁也合情合理。我们查清穆彝公的出生年代也就是为了能验证寓程公出生年代的准确性。
黄氏统谱一至七世虽然几处有年代记录,但一世与二世竟有百年之远而不便妄测。我们用穆彝公祖父文质公和蕉岭徐氏始祖探玄公的年代资料推算穆彝公出生年代如下:
广东蕉岭徐氏次修族谱叙 嘉靖十八年(1539年):
吾祖探玄公,生长博罗低田村,有稳德,受知于二守黄公兴(笔者注:二守黄公兴即文质公,讳兴)。二守吾程石窟人也。元季何真据岭南,元兵迫扰。祖与二守交厚,素知石窟为乐土,偕二守避乱,遂家焉。……
广西徐兴中撰文:广东蕉岭徐氏探玄公概况 徐氏探玄公轶事
徐探玄(原名徐云崖),生於元泰定三年,即公元1326年。其父景山又称肇吉先生。其上祖从江西省石城县迁福建,再迁广东省博罗县罗仙都低田村。探玄先生从小聪明好学,博览群书,通晓天文地理之学。他志气豪迈,青年时周游各洲县,曾到过广西南宁府。时值各地农民风起云涌地反对元朝的压迫统治。探玄先生因涉嫌农民起义分子,且被认为是义军首领被系于南宁府狱中,如果叛逆罪名成立将被从严惩处。时值南宁府同知黄文质查重犯狱时,见一青年面对铁窗长吁短叹,可能有什么冤屈。经接触方知其是客家人,便用客家话交谈,问其为什么长叹,探玄先生答曰:“我是被冤入狱的,才二十多岁,正是风华正茂之年,通晓天文地理之学,壮志未酬,心想如此下场,将枉度此生,甚为可惜矣。”黄文质听其谈吐不俗,知识广博,是个人才,心生同情,便设法营救,终获出狱。黄把他留在府内,对其无微不至的关怀。后来,两人竞成挚友。不久黄文质升为知府,后一年调任广东惠州。探玄先生随同返任,在府衙内帮助黄文质处理各种事务。黄在任期间因家事告假,便委托探玄先生代署州事半年之久,诸事均处理得有条不紊,四境安宁。黄文质称探玄先生之才非凡夫俗子所比。其劝黄文质对元朝不可恋栈,勿助纣为虐。黄文质欣然接受徐探玄的劝说,於元至正十五年即公元1355年辞去官职,偕同徐探玄先生回到石窟怀仁乡。探玄先生时年三十岁。《镇平县志》载:徐探玄见怀仁乡山水秀美,风俗淳朴,爰卜居焉。娶与其同年同月出生的黄文质婢女田氏为妻,定居於黄田村北角铺,是为镇平徐氏开基祖。……
黄振铎考证资料——文质黄公与徐探玄的友谊
文质公为广东程乡县(今蕉岭)怀仁里人,约生于元成宗大德四年(1300)。元顺帝至正初任广西南宁知府同知,其时元统治者实行民族压迫政策,残酷压迫人民,激起各族人民的强烈反抗。
徐探玄(1326-1370)于元泰定三年丙寅岁(1326)生于广东博罗县罗仙都低田村,他从小聪颖好学,通晓天文地理,历史与堪舆,对元统治者深恶痛绝。青年时曾到南宁,正遇当地反元农民运动,风起云涌,徐因涉嫌参加农民起义而被捕入狱,并被统治者以叛逆首恶罪定于秋后问斩。有一次文质公到重犯狱中查夜,见徐在狱中仰天长叹曰:“吾死无疑矣,可惜吾之双眼也”,文公甚觉惊奇,因知徐是博罗客家人,便用客家话与他交谈。问徐何故长叹?可惜双眼为何意?徐曰:“吾深晓天文地理,堪舆之学,今才二十多,尚未成家,此一生枉度了,岂不可惜我的双眼?”文公见其相貌堂堂,是难得之人才,便设法营救,以别犯代徐。徐释后,深感救命之恩,时相过从。不久两人结为异姓兄弟。
文公因清廉爱民,升为知府。因元之民族压迫日甚,汉人极为不满。徐便劝文公勿助桀为虐,对元不可恋栈,应早日退政为宜。事实上文公亦无意仕途。一年后文公调任惠州知府。徐同道返梅。途经长沙大密滩面。见山形气宇不凡,于是点一名穴为渴虎饮泉形。文公于是将扶柩返里的元配刘祖妣葬于此。
文公赴任后因家事回怀仁里,由徐代署梅州知府半年,四境安宁。元顺帝至正十五年乙未岁(1355年),文质公辞官返里,徐时年三十,一同回里。文公以婢女田氏妻之。徐氏夫妻遂卜居蕉岭怀仁里……
黄徐两家关于黄氏四世祖文质公黄兴与徐氏始祖徐探玄关系的考证论文,所涉及的年代资料是可信的。文质公贡举出生任广西南宁知府同知时,应该有四十多岁了。1326年出生的徐探玄此时还是二十多岁的小青年。所以文质公1300年出生是可信的。黄氏统谱曰贡举出身授广西南宁府同知在明洪武二十年是错误的,应该是元至正年间才对。明代修谱,把元至正年间改成明洪武年间,显然是避祸的明知之举。很多族谱以唐、宋、明进士、达官来显赫家声,却极少用元朝达官来显赫家声的。以文质公1300年出生计算,按黄氏资料大约25.6年一代,到孙子穆彝公出生就是1351年前后。这正好与本人前年著文“ 《梅县俞氏始祖寓程公迁粤年代考》”所证俞氏始祖寓程公1353年或1363年出生的推算十分吻合。这样一来,俞氏始祖寓程公大约1380年左右梅县开基也无悬念,梅县《俞氏族谱》记载德康公1350年前后墩上一世开基也应该调整为1350年前后出生,1380年前后一世开基了。
    综上所述,我们将梅县俞氏两始祖关系综合如下
    梅县俞氏始祖寓程公字德清,墩上俞氏始祖字德康是亲兄弟。出生年代为1353年至1363年间。公元1380年前后,时值年轻的俞氏两兄弟德清、德康从福建宁化石壁出发,迁往广东程乡县(梅县)。兄长德清在城南十里的白土堡(三角地)落籍,弟弟德康在三角地南边数里之遥的小密山村墩上开基。几年或十多年后,兄长德清公病逝。其妻带着德清公幼子(也许还有女儿)及腹中遗腹子难以维持生计。于是将幼子(二世祖)交叔叔德康公抚养,自己带着遗腹子改嫁程江槐岗黄家。三角地(梅县城南小集镇)的地理位置优于小密山村,但为了照顾二世祖及今后两兄弟后裔能同处一地,德康公只得将兄长德清公在三角地的住房和土地与小密村他人的住房土地进行了交换。二世祖从此就在小密村长大并并定居下来。去槐岗黄家的俞母临终时,告诉了德清公次子的身世。于是,德清公次子遵照俞母的临终嘱咐,在继父去世后回归了俞姓。在黄氏家族反对俞子回归俞姓的“生黄死俞”精神诅咒下,俞子后裔终因子孙发展不顺而放弃俞姓改姓黄。于是,三地宗亲也因此以不同的记述方式把这一历史流传下来。德清公裔二世祖在墩上长大婚娶,所以二世祖妣去世后自然也葬在墩上。
           
2011.07.30联系QQ:425276755 电子信箱:ysh0730@126.com